近年来,中国新能源产业发展驶入“快车道”,带动相关产品出口加速增长。去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锂电池、光伏产品等“新三样”产品出口额首破万亿元大关,增长近30%。不少国际人士为中国推进绿色低碳转型点赞,但近日美国一些政客和媒体大肆炒作所谓中国新能源“产业政策扭曲全球市场”“产能过剩导致不公平竞争”等论调。并且5月14日,美国以中国新能源产业“产能过剩”为由,对我国新能源产品强加关税,其中增幅最大的是电动汽车,将来自中国的电动汽车关税税率从25%提升至100%。

2.jpg

1、什么是“产能过剩”

“产能过剩是指行业总的生产能力远远超出市场的需求。”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司副司长霍福鹏在接受“中国经济圆桌会”访谈时指出,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讨论产能,应该从供求关系、全球市场、未来发展三个角度来综合观察。

从供求关系看,适当的产大于需有利于市场竞争,有利于企业的优胜劣汰,从而实现一个动态的平衡。

从全球市场看,将供需平衡限定在一个国家范围内,把各国出口优势产品等同于“产能过剩”,实质上是否定了比较优势的客观性、国际分工的合理性、经济全球化的规律性。

从未来发展看,当前全球经济面临绿色转型,对于技术先进的绿色产能需求仍然较大。中国新能源汽车、风电、光伏等绿色产业的发展壮大,正是因应了全球绿色低碳转型的需要。

2、“产能过剩”的认知逻辑错误

从经济学家的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指责中国“产能过剩”发表的言论来看,至少存在三大逻辑错误。

4.jpg

第一个逻辑错误:产品出口就是产能过剩。中国生产的电动车、光伏、电池等产品,都需要出口到欧美市场,于是,就认为中国出现了产能过剩,就要求中国压缩产能。否则,就会伤害全世界的企业和工人。美欧日等发达国家长期向世界大量出口一些产品,美国生产的芯片约80%用于出口,德国、日本生产的汽车分别有近80%、约50%用于出口,波音、空客生产的大量客机也是用于出口。就中国而言,2023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出口量占总产量的比例仅约12.7%。很显然,这是“双标”,也是“莫须有”,是面对中国新兴产业兴起,想用“产能过剩”的手段疯狂打压中国企业、中国产品,并以此遏制中国经济发展。这既不符合经济学原理,也不符合经济学逻辑。

第二个逻辑错误:技术先进就是产能过剩。在耶伦们指责中国“产能过剩”问题上,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就是中国政府给予电动车、光伏等国内清洁能源产业相关补贴。耶伦声称,中国之所以会提供大量补贴,就是为了在这些行业占据全球主导地位。而因为补贴变得廉价的中国产品,对美国及其盟友产生了负面影响。她甚至煞有介事地称,中国此举会扭曲全球市场,伤害全世界的企业和工人。然而美国媒体彭博社不久前发表的一篇分析报告,对美国指责中国新能源汽车出现产能过剩提出质疑。报告显示,在电动汽车领域,中国绝大多数排名靠前的汽车出口商产能利用率均处于国际公认的正常水平,美欧面临的问题是企业效率不如中国企业,而不是中国“产能过剩”。

第三个逻辑错误:产能过剩美、中国之间的因果关系。因为中国企业生产的产品技术水平高、成本低、竞争力强,给美国企业带来的市场竞争压力大,于是,就把责任推给中国,认为中国企业生产的产品“产能过剩”,会伤害美国企业与工人。这种逻辑已经没有多少市场经济含义和经济学内涵。

从中国和全球需求看,新能源并不存在“产能过剩”问题。从国内看,2023年全国机动车保有量4.35亿辆,其中新能源汽车和纯电动汽车保有量仅为2041万辆和1552万辆,占比仍然较低。据国际能源署研究,为实现碳中和目标,2030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需要达到约4500万辆,是2023年的3倍多;2030年全球动力电池需求量将达3500GWh,是2023年全球出货量的4倍多,均远超目前全球供给能力。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动车生产国和消费国,其产能不仅要满足国内市场,还要应对不断扩大的国际市场需求。按照中国现有的产能,仍远远不能够满足全球市场的缺口。因此,所谓的“产能过剩”在全球视角下显得更加站不住脚。

3、中国新能源产品竞争力是靠补贴吗?

2024年第一季度,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同比分别增长28.2%和31.8%,太阳能电池产量增长20.1%,与光伏相关的多晶硅、单晶硅等产量增长50%以上,新能源产业延续良好发展势头。

中国新能源产品优势是靠补贴吗?竞争力从何而来?

国内外受访业内人士认为,超前的产业布局、持续积累的技术品牌优势、完备的产业体系等,才是中国新能源产业得以迅速成长的根本原因。

从20多年前开始,中国企业就在新能源领域持续进行研发投入和产业布局,通过激烈市场竞争,形成了自己的独有优势,包括技术创新优势、产供链优势、市场生态优势。中国新能源市场是充分竞争的,通过优胜劣汰、大浪淘沙,不断涌现出优质企业和产品。

一个国家在全球形成优势产业,取决于成本、效率、可持续性等要素,说到底是经济规律发挥作用的必然结果。有国际竞争力的产品,自然存在国际市场的需求。中国新能源产业的竞争优势根植于中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完整工业体系和丰富人力资源,企业通过技术创新降低生产成本,提高新能源产品的经济可及性。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卢锋指出,中国贸易竞争力绝非依靠西方指责的政府补贴,而是依靠中国研发能力的提升、完整产业链供应链的支撑,再加上中国巨大的市场,这些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要素加在一起让中国形成了产能优势。

在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发展上,美西方一些国家固守零和思维,在制定产业政策时违背经济规律,刻意通过“去风险”等方式扰乱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网络,阻碍全球资源高效配置,导致其本土企业发展受阻,这是其政治生态恶化造成的结果。

4、炒作“产能过剩论”背后的动机是什么?

西方所谓的“产能过剩说”,实际上只是打压他国的一套说辞而已。“炒作中国新能源产能过剩是一个明显的双标行为。”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曲凤杰分析,美国此番“老调重弹”是针对中国的新叙事陷阱,一方面意在把中国锁定在产业链低端,遏制中国新能源产业发展;另一方面为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找借口。相似的一幕也曾经在日本上演。上世纪70年代,美国就曾以“生产过剩”为由打压日本纤维产业。随着日本汽车、半导体等产业崛起,影响到美国的利益,相关企业也受到美国遏制,导致日本高科技产业发展受阻。“现在炒作所谓中国新能源‘产能过剩论’和当时日本的遭遇如出一辙。”

西方政客不停炒作中国电动车的话题,一会儿说过度补贴,一会儿说“产能过剩”,背后的目的都很简单,即企图把中国的电动车阻挡在本国市场之外,保护本国的汽车产业。那就是欧美等发达国家给自己在高端制造业,尤其是新能源这样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提供借口与托辞。

3.jpg

从所谓“中国威胁论”到“中国冲击论”,再到“产能过剩论”,西方不断构建“中国威胁叙事”的变体,实则为其破坏公平市场原则找借口,为保护主义经济政策寻辩护。将产能等经贸问题泛政治化、泛安全化,违背经济规律,既不利于本国产业提质升级,也不利于世界经济行稳致远。美西方要做的,是放弃意识形态纷争,提高治理水平,为企业发展创造有利空间,而不是炒作“产能过剩论”这样的伪命题,企图把别人绊倒,而使自己跑得更快。

全球范围内新能源产能不是过剩,而是短缺;中国新能源产业发展对世界不是威胁,而是贡献;全球新能源产业发展不要封闭设限,而要开放合作,才能行稳致远。

图片来源:新华社